關於部落格
  • 1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導語:先是一陣雜遝的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接著好像是玻璃製品被響亮地摔碎了。接著是尖銳的碎碴子令人心悸地落地再次碎裂了…



導語:先是一陣雜遝的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接著好像是玻璃製品被響亮地摔碎了。接著是尖銳的碎碴子令人心悸地落地再次碎裂了……這是趙緒執導改編自義大利劇作家達裏奧福的名劇《開放夫妻》的宣傳短片。“所謂花心,就是有了愛情和麵包,還想吃蛋糕的心情;所謂外遇,就是潛出圍城,跌入陷阱……於是,他們發明‘開放夫妻’——從中尋找愛情,尋找責任,尋找激情,尋找感覺。”有必要看一下該劇的劇本片斷——
《開放夫妻》
劇中人物:男 女
【幕起,燈漸亮。】
【一間公寓房內部,一個40歲左右的男人敲著浴室的門,聚光燈打在他臉上】
男:你是怎麼阻止這些事情的發生?當我做這些事,在別的地方尋找某種感情-某種刺激-某種熱情-某種不一樣的東西時,你試過去瞭解我嗎?
女:某種不一樣的東西!(對觀眾)有一天,我在那邊,看到……看到他像個15歲的小傢伙一樣在手淫……搞了好久,這也算是某種不一樣的東西!
男:你就是這樣!除了把我搞得灰頭土臉你還會做什麼?不錯,每次我都能滿足自己。這很健康,可以使我放鬆���—尤其在我緊張跟沮喪的時候,好像洗了個蒸氣浴。
女:對——洗我的——我不想說髒話。
男:你最好不要說。有很多男人——
女:(用槍威脅他)閉嘴!(對觀眾)我說,我丈夫反擊了——他提議說,“我們一定要談談——你和我——如果我們改變我們這種有教養的態度就可以挽救我們的關係。”他嘲笑那些假正經的中產階級,說他們茶餘飯後的閒扯淡是最噁心的教條。
男:當然!誠實只是一個沒有屁用的概念,太不文明了!婚姻和家庭的概念完全只是因為要維護龐大的經濟利益而存在,父權也是這樣產生的。你不了解的是我能和別的女人發生關係,同時又和你做好朋友——
女:你以為你可以置身事外嗎?還是以為參加一個老男生的聚會?我知道了,通姦已經不流行了。今天,我們像現代人一樣——有教養——政治正確,不!不!我可以看到自己那副樣子,我會受不了的。門鈴響了,我走到門口看看是誰,哦,原來是我丈夫。我說:“哈羅……這位年輕漂亮的小姐是誰啊?”我丈夫說:“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太太……這是我女朋友。”我就對她說:“很高興見到你,請進。”……
(對觀眾)到目前為止只有兩個——但誰知道以後會有幾個?每個人都快樂,不在乎!(對她丈夫)這就是你要的?但這實在不是那麼一回事!這只會打擊你的神經,讓你焦慮不安——然後你們開始吃藥,找精神分析師,住進瘋人院。行不通的,很多人試過了。
男:誰管他?別人失敗的時候,就是我們從頭開始的時候。我們從頭開始吧。
女:從頭再創造一場開放的婚姻?你滾蛋!(對觀眾)但是,他終於說服了我,為了保住我們的婚姻,友誼和隱私權,我們的床笫只好公開……
真人案例:我們相愛但允許對方與別人上床
1、來自中國的一對兒“是的,我們都不嫉妒”
女,34歲,私營小業主;昌平(化名),男,34歲,藝術工作者
傾欣:6年前我們互相認識的時候,就非常明白地知道對方並不是合適的結婚對象,但是我們又無法克制相互吸引的衝動,我想我們在一起,但又怕和很多的情侶一樣最後互相厭倦導致最後分手。可能是兩個人都太過於理智,我們想到一塊去了。
我們從來沒有干涉過對方的自由,也不去管對方是不是新交了男女朋友,我們只是默契地保持著我們的關係。我們感情很好,最初的時候我甚至會恍惚,我們真的不適合結婚嗎?但每次我又很快會否定自己的想法,我們都是太過於自我卻又不願意為對方改變的人,就這樣吧。我想我從來沒有嫉妒過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就是現在在大街上看到他和其他的女人很親密,我也不會難受。因為在交往的最初,我們就限定好了模式。誰打破了這個模式,那麼我們的關係應該也就要結束了。
昌平:剛開始的時候,我還是有些不能適應。一想到她或許正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我就覺得自己有些受不了。那時候我總打電話給她,想約她出來,可是她拒絕的時候居多,這就讓我很受傷。但是每次她在拒絕我後,和我約會的那一天,就會格外地讓我開心,這就讓我有些安慰——其實並不是我想這樣,而是現實的問題擺在眼前——我必須認同她的觀點,那就是兩個太自我的人不適合結婚或者一起生活,與其在一起互相傷害,讓感情消磨殆盡,不如細水長流,讓我們時刻都保持著最初的激情。
2、來自法國的見證
“我們有兩個房間,各有各的故事”
圭蘭安,29歲,總工程師
20歲時,我對夫妻關係的看法很傳統,總是在找尋那個完美的能陪我終老的女孩……後來,我結識了這些選擇不同生活方式的人。揭去男女交往神聖的面紗,戀人關係於我不再只是“要麼結合要麼陌路”,身上的壓力陡然小了。我曾和一個同意嘗試“多愛關係”的女子交往。我們的故事富有激情,持續了3年。但並不容易。她時常哭,我會有負罪感……直到兩年前我認識了嘉蒲瑞拉,她和一個柏林人保持關係已經2年了,那男人看起來還不錯,在那邊也有女友……如今我和新女友同居已有7個月了。為了給自己留有空間和自由,我們有兩個房間,各有各的故事……
3、“我有3個愛人,並保持了完整的關係”
伊莎貝拉,38歲,地下水源測試人員
我有3個愛人,並保持了完整的關係。每一段關係都是獨特的,它們相互補充、對話、平衡。我在其中找到了一種完整性:這些關係使得我人性中每一面的需要都得以發展、平衡,並且能不使他人為我犧牲。以前我總是為丈夫的需要犧牲自己,而現在我更能接近自己本身的欲望。我對這3段關係全身投入,真心希望這關係能夠曆久彌新。弗雷德利克說希望我們3個能一同老去,對我來說,這是最動聽的愛的表達。
婚姻制度的觀察者?
在今天中國的大中小城市甚至鄉村,有很多這種知情的或不知情的半開放式和全開放式伴侶關係——他們肯定不是薩特和波伏娃的學生!這二位稱得上是人類兩性關係自由新模式的探險家,他們的使命就是像標本一樣地生活著,供後世研究的。
“我個人比較傾向於,今天那些選擇了開放式伴侶關係的人,他們可能是有各自不同的自身原因的。”心理諮詢師董如峰說。我們很困難才採訪到的那一對中國伴侶傾欣和昌平,很明顯,傾欣是選擇開放的那個“主謀”。我們瞭解到她的家庭背景:她的父親,在多年前拋棄了媽媽和她們姐妹3人。董如峰分析:“從一開始,她可能就不相信任何一個男人能和她相守,那麼乾脆選擇互相自由——或者說,背叛已經是我們的契約,這樣背叛就不存在了,我也就永遠不會像媽媽那樣遭遇被拋棄的命運!”
我們的法國記者在巴黎的“花心咖啡”活動現場採訪了47歲的弗雷德利克。“剛剛接了我的情人嘉蒲瑞拉的電話,感覺棒極了!”他毫不掩飾地說,而他38歲的同居女友伊莎貝拉就在旁邊——他們並不是一開始就明確如此的,他們已經嘗試過一夫一妻階段,相愛,激情,衝突,爭吵,冷戰,出軌,分手……他們最終選擇了開放式。而擁有3個孩子、38歲的迪克,則面臨婚姻分崩離析,他想保住婚姻,於是想給太太自由,所以他也來到“花心咖啡”活動現場。
“這些多愛主義者,我並不認為他們就是花心大少或是色女郎。他們在選擇這樣的兩性關係模式之前,應該也是經過很認真地思考的。我倒更情願認為他們是婚姻制度的觀察家和研究家,他們發現了婚姻制度與人性之間的對立與缺陷。”董如峰說。
為修補制度缺陷?
“他們可能有意識地或者無意識地,在對抗、挑釁、修補封閉式的圍牆裏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董如峰補充說。
在愛情上做加法?婚姻制度要求我們忠貞,情感只對一個人,這最容易讓我們在生理和心理上產生刺激脫敏——在開放式關係中,愛情不再局限於獵獲一個人的心,而是在其上做加法。“其實,我們一直在嘗試出於本我變化的、新奇的欲望,調節只對一個人的愛。”
心理分析師鮑琳娜·普羅絲特指出,“伴隨著‘多角婚姻’��出現,人們原以為不可實現的,在現代情侶身上正慢慢變為現實。”心理諮詢師董如峰補充說:“人們試圖在更多的人身上尋找完整的感覺,但多愛者們則更積極地行動了。”
變得更自由了?胡因夢在《生命的不可思議》中寫道:“我發現自己長久以來的兩性關係一直卡在這樣的矛盾中:我既想要個人的獨立與自由,又想要一個穩定、持久、深入和全方位的關係。這兩者有沒有可能相容並蓄地同時存在於一種制度或關係裏?答案是有可能的。我能夠想到的西方世界典範人物就是薩特與波伏娃,在臺灣則是曾昭旭教授和他的妻子。這幾位典範人物的關係無論是已婚或不婚,都是奠基在自由與開放之上的。前者的故事眾人皆知,無須贅述;後者的婚前宣誓倒是值得再提——曾教授和妻子有過協定,他們的婚姻必須有變心的自由。這是必須有極高的安全感和成熟度才能辦得到的。”
不再相互依賴?“無關病態,嫉妒源於愛”,法國心理專家艾裏克·斯摩乍強調說,“在我們潛意識的幻想中,愛情一直伴隨著‘佔有’和‘貪婪’,並衍射到伴侶生活中。”這就是依賴和責任。而多愛者把相互依賴看作是危險的,盡力規避那些夫妻間的過度親密,征服欲,依賴感,給自我留出時間和空間……這是一種自我保護。多愛者認為:自己比一夫一妻時更親近自己的欲望,也更少被另一半佔據。“如果我們想和其中某一個保持一段距離,就可先退身到另一個人那裏去,兩個人都能靜下心來慢慢調試。”他們說。
有助自我發展?婚姻是自我發展和個性豐富的殺手——這也是多愛主義者對婚姻制度最深惡痛絕的地方。開放的婚姻“建立在同等的自由和對其個性發展有同等權利基礎之上的兩人間的誠實的關係……每個人都不是另一個人的缺陷和失望的犧牲品……每個人都有機會從婚外獲得經驗和發展的可能。”
喬治·奧尼爾在《開放的婚姻》中說,“忠實不是說把雙方緊緊鎖在一起的那種性或心理上的依附性,而是對同伴的發展、自我的完整性和相互尊重的忠誠和責任感。”多愛主義者認為,從不同的人身上,可能達成人格的極大豐富與創造性的成長。
至今未見任何一對成功
多愛生活需要新規則。“最基本的一點是,夫妻雙方的坦誠與對方的應允。我們不掩飾任何事,並關心每人的感受。”法國“多愛網”的發起人圭蘭安解釋說。“比如,當我和我的情人一起去這樣的派對時,我可以留其他女孩兒的電話,但不和她過夜。”伊莎貝拉和弗雷德利克在最初便約法三章,“既不找本市的,也不找吸煙者”,在開始多角戀愛的5年間,他們又對其中細節進行了進一步的界定:“我們2對夫婦都堅持弗雷德利克和我做愛時可以不採取安全措施,但是和嘉蒲瑞拉便一定要,這是出於自我保護。”因為身體接觸是雙方達成的共識之一。
事實上,多角戀情也存在極大的風險:“在所有的愛情裏,我們一直懷有一種自我完善的願望,我們希望對方能夠填補我們所缺少的,但這目的的實現太渺茫了……”心理專家保琳娜·普魯斯特說。“多愛者”們是否會永遠淪陷在一種對完美對象的尋找過程中呢?
多愛主義者試圖創造令我們這些前仆後繼走進婚姻圍城的人豔羨的新制度——至少,在我們看來是這樣。“我想,就是給我1000萬,我也不會這麼做。”Susan說,“也許他們根本沒有體會過刻骨銘心的愛情。另外他們真的幸福嗎?”Susan的追問,還需要樣本更豐富的田野調查才能得出結論。“他們說彼此不嫉妒,反正我是不信,要麼就是不愛。”Susan補充說。
開放式伴侶關係可能是婚姻的未來嗎?“可能性不大。”董如峰堅持說,“今天,婚姻制度受到越來越多的挑戰,但令婚姻制度產生的私有財產這個基礎是不是還特別強大?只要這個基礎在,婚姻就不會消亡。”來自臺灣的心理諮詢師夏東豪也認為,婚姻制度確實有其缺陷,而且越來越被挑戰,但任何其他兩性關係的制度都很難取代之。更重要的是,婚姻仍然是親密感的重要來源,仍然是保證我們的基因得以延續的最重要的契約制度。作家、哲學家周國平也曾撰文談論“開放的婚姻”:“迄今為止,我還不曾見到哪怕一個開放的婚姻試驗成功的例子。”
“我們肯定歌唱一夫一妻制度,我們也肯定歌唱忠貞。”對於那些勇於實踐開放式伴侶關係的人,董如峰說,“也許我們應該謝謝他們為我們提供兩性關係的實驗報告。”
“所謂的花心,其實只有花,沒有心”
素黑,香港著名心理及情感治療師,註冊臨床催眠治療師,作家
為什麼要把花心和幸福相提並論?
所謂的花心,其實只有花,只有消費,沒有心——男人尤甚。他們不是花心,只是花錢;這個分別很大,他沒有心,他只花錢。反過來,女人也可能非常花心,當女人也是沒有心時,她也只是花錢,只是消費,可她的心不在,只是花。
“愛情只是入口,出口是更大的愛。”“男人要學會的愛,是要開發深度的情感,放下純粹追求個人體驗,和他人共融生命,體驗母性的無私;女人要超越的愛,是學習放下盲目承擔別人的病態,回歸陰柔,開發潛藏的母性力量。男女在愛中的終極依歸,原是母性的慈悲。”
更多精彩盡在我的文章http://tw.gigacircle.com/c11971
有兼職的飯局小姐工作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